Apple-1984

1. GNU IS NOT UNIX

UNiplexed Information and Computing Service,简称称 UNIX 。 它诞生于 1971 年贝尔实验室,由 Ken Thompson & Dennis Ritchie 创造, 随同它一同被创造的还有 C 语言。现今它依旧是支撑着这个信息化世界的基石。它稳定,可靠,性能卓越,他的设计理念堪称哲学。

时间到了 1984,Richard Stallman 举起了 GNU 的大旗,并于次年创立 FSF(Free Software Foundation)计划旨在开发一套与 Unix 相互兼容的的软件。后来就是我们所熟知的 GNU/Linux ,自由软件运动。如今 GNU/Linux 成为支撑无数梦想改变世界互联网公司业务起步的基石 ,与类 UNIX 系统分庭抗争。GNU 拉开了这场革命的序幕。

同年 1984,苹果发布了其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同名广告 “1984” ,宣告了苹果电脑全新的Macintosh(简称Mac),世界上第一台采用图形用户界面的个人电脑。如同 2008 年的 IPhone 3G 重新定义手机,MAC 重新定义 PC 拉开新世界的序幕。

2. It’s for everyone

GNU ,Linux ,Github ,FSF 都带有某种共产主义特质。

新闻组,邮件,ftp ,构成 web 之前的互联网世界。

在互联网诞生的 20 年后,1989 Tim Berners 博士为用 URI、HTTP、HTML 为我们带来了超文本 world wide web的实现。此后的 20 年,网景,雅虎,谷歌,FaceBook ,你我熟知的 BAT ,互联网爆发出了巨大的生命力,一个又一个独角兽公司由 web 催化。

WEB 的诞生是一个奇迹。正是 It’s for everyone ,没有任何限制,放弃 GPL 协议约束,让 web 在过去 30 年,极大推动互联网的应用潜力。

然而到了今天,和全世界 90 后一起成长起来的 WEB,却已光彩不再,更像是个时代的老人。

3. 巨头的城堡

世界发生了变化从 2008 年开始,IPhone 3G , APP Store 。

移动互联网,开始占据我们大多数时间,一个又一个 APP 雨后春笋般的诞生,直到市值上亿的互联网公司,通过它们的明星产品,超级APP,接管我们的生活。而互联网已不互联,所谓超文本停留在上个十年。(想想微信与支付宝,支付宝与微信,早期的微信拒绝分享网易音乐)。

移动互联网把我们带向了一个隔裂的 Internet。深挖河,高筑墙,广圈人,成为几乎每一个互联网企业的策略标配。目的是让用户留存于他们建造的城堡,结果是我们很难再通过一个 URL
跳转到网络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数字世界里的我们,每一部分被禁锢在这些不同的城堡,被肢解的身份。你不再可能从一个文档里的连接跳转到网络上的任何一个地方,边界不处不在。

用户名、密码、指纹、及其他身份验证方法构成的数字身份成为我们在数字世界遨游的“入场券”。这个问题在 web 之前即已存在,只是那时痛被巨大的喜悦所掩盖。互联网 30 年的发展逐渐放大了这个问题。

我第一次注册抖音的时候,当然是看到某人一系列我感兴趣的视频。我注册完之后,顺道加了他留在抖音的微信,可是接下来我感受到了一系列的挫败感。我想观看他的视频,只能打开抖音,至于我想分享给数字世界里面的某一个朋友,我首先要登陆一个城堡,然后重复一遍下载再上传。想通过 URI 访问一个数字媒介的时代仿佛离我们渐去渐远。甚至现在产生了一种新的产品,多渠道发布平台为解决内容创作者这些重复劳动而生。

这正是 web 伟大的地方。 你总可以用 URL 定位一个资源。URL 中的 domain 完全可以理解为一种身份,每一个架设网站的人,domain 就是独一无二它的标识。你可以在任何有网络的地方通过 http://www.celebes.live/2019/03/08/GEM-gnzw/ 精确链接到这部视频。而我确不能让你精确定位到抖音里面我想分享给你的那部视频,或微信里面朋友圈的某组照片。

你是否意识到,我们被禁锢在了这一个又一个 APP ,而那些超级 APP就是巨兽的城堡。你可以通过返回主屏幕打开抖音链接到数据。但不要忘记了,在网络世界的我们只是一串字符,你在抖音里的这串字符所代表的身份背后的数据,只存在于抖音,你在微信或其它 app 是没有办法通过这个身份链接到后面的数据,要跨越这两个城堡,我需要来一遍下载再上传,这反人类。

web 之初也有类似问题,甚至创造了现实世界非常大的一个需求:“单点登陆”。移动互联网放大了这个问题。重要的不是单点登陆,而是让这些不同应用里面的数据让对的人轻松共享。

你是否有一样的痛?

4. 现世

微信 和 QQ 可以成为一种可能。 微信构建了小程序平台, QQ 构建了QQ 互联。每登陆一个小程序的时候都会问你是否授权你的头像、昵称、性别、年龄?并且越来越多的应用可以使用微信/QQ登陆,最起码我们不用再注册不同的身份了。让我们再进一步,

  • 可不可以授权你的收货地址,寄件地址?
  • 可不可以授权你朋友圈的相册?
  • 可不可以授权你收藏里面的每一份笔记?

然后呢?

  • 我们登陆那些不同快递小程序,不同电商购物平台的时候是不是就可以不用每次填收获地址了,即便搬家了,也不用一遍一遍更新不同平台的地址。
  • 授权某一个小程序获得读取我们朋友圈过去一年的照片,帮我整理成册,帮我自动标记分类,帮我提取和你互动的美好瞬间。
  • 我只需开放我的个人信息让不同招聘平台的小程序读取,组织一份履历,推送给需要的企业。反之亦然。
  • 授权一个小程序读取分析我的消息记录,提醒我在忙碌的工作中,联系久违的朋友或父母。
  • 授权我的某些数据,免费给一个公益性机构,支持他们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

也许很难。而伟大正是完成了那些人们眼中的不可能。

而如今再牛B的超级 APP 也只是个弟中弟。

5. 妥协

URI 你了解过他的全称吗? Uniform Resource Identifier (统一资源定位符), 他是一个妥协的产物。Universal Resource Identifier (通用资源定位符) 这是它本设计拥有的名字。只是通用在哲学意义上显示的太过自大,妥协为了 Uniform。

username/password , kerberos , SAML , CAS,Oauth , OIDC ,都像是妥协的产物,人们一直想链接起被封印的身份。是否可以直接创造一个 Universal Person Indentifier 通用身份识别符?记得阿凡达世界里面那棵生命之树吗? 存储着整个星球的记忆。 那才是我们需要的。

云计算提供了未来的可能,它正在渗透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总有一天我们将全部上传到云端,可以是公有云,专有云,私有云,网际互连。把重新下载再上传扫出我们的视线。

6. 回到开始

程序员应该是这世界上,最早进入共产主义社会的群体。如今 Github 可以为让你为喜欢的开发者捐赠。

  • 在最初,软件是自由分发的,在一小部分人类精英当中。
  • 在最初,UNIX 是可以免费获得的。商业利益的追逐,迫使 Richard Stallman 和全世界的黑客一起重新构建了 GNU/Linux 。
  • 在最初,WEB 诞生于CERN,一个全世界科学家聚集的地方,伴随着一个简单的愿景: “使CERN 以及整个地球上每台计算机里的所有信息能为任何人所用。”
  • 在最初,Tim Berners 博士希望浏览器不只是浏览网页而同时是协作编辑。可惜很少商业公司对此感兴趣,也许是这个问题太难了。

7. 改变从未停止。

每一个 P2P 应用都展现出极强的生命力。

每一个 P2P 应用都是 WEB 最初设计愿景的直接体现。

每一个 P2P 应用几乎都遭到某种程度的阻击,因为不可控。

理查德·斯托曼一直是对的:

  • 我们的社会正越来越依赖计算机,我们使用的软件对保证未来社会的自由至关重要。自由软件使我们能够控制我们使用的技术,让技术造福个人和社会,而不是让技术被商业公司或政府控制,用来限制或监视我们。
  • 软件自由关系到人类的自由。
  • 如今,政府控制人民不再需要警察和军队了,他们只需要控制软件和硬件就行了。– Richard Stallman

8. 美好世界的开始

Authing , IPFS ,SoLiD , 让我们看到一个好的未来。

这一次让我们做的更好。(未完待续)

【参考资料】: